Tel:400-875-6700
导读

规模化的出国看病服务在中国已经发展了四年多,出国看病寻找治疗新希望,被越来越多受疾病煎熬的患者和家属所熟知。 对于一个家庭来说,出国看病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决定,也是一件非常复杂、专业的事情,不同国家之间语言、文化,医学医疗体制的不同, 造成中国病人出国看病困难重重。有需求,就会有人来提供服务,中介机构应运而生。通过他们,患者出国就医确确实实享受到了巨大便利。

但是现在出国看病中介机构众多,鱼龙混杂,很多患者因为错找了骗子中介机构,上当受骗: 有到国外以后,中介机构承诺不兑现的;有推荐的医院根本不擅长自己的疾病;有的被骗到了不知名华人诊所, 造成了大量的金钱损失等等。所以选择靠谱的中介机构成为出国看病是否能省时省力、顺利进行的第一,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因素。 怎样才能找到一个可靠的中介机构?我们通过了大量的调研了解,找出了患者在做决定前一定要问清楚的十个问题:

现在网络宣传成本很低,很多中介机构把网站做得天花乱坠,但是记者了解到,有些机构实际上并没有一个固定的办公地点; 还有一些机构在网上声称规模巨大,但其实没有合法注册,所以患者在挑选中介机构的时候,一定要问明这个机构的办公地址,到实地去看、去了解。

到了实地,一定要问一下这个机构是否有合法注册,一定要查看这家机构的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 尤其要注意这家机构的注册资金,如果只有几十万,几百万人民币的注册资金,通常很难有实力来完成这么一件事, 大家也可以前往全国企业信用公示系统(http://gsxt.saic.gov.cn/)来查询。

同时要了解一下这个机构的历史,有没有经验,尤其是对于你所患的疾病,有多少成功的案例。 有很多机构只成立不到一年,或者一年多一点,经验和案例都非常少,在许多的疾病上并没有成功的先例,往往就不那么值得托付。

最后,要了解中介机构的规模,看它有多少人,有多大的办公场地。 如果只有五六个人的机构,除了前台、财务,再加上老板,剩下就只有两三个人工作,那是完全不可能完成出国看病这件复杂的工作。

就国内的中介机构而言,北京盛诺一家医院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是中国率先开创出国看病服务的专业机构,全球有一百多人的专业团队在为患者提供服务。

从另一方面,盛诺一家已经积累了上千的成功案例,通常会很清楚某一个疾病在国外适合的医院、医生和方法。 同时也会非常清楚对于这样的患者需要什么特殊注意和安排。比如说对于儿童先天性心脏病的患者,在长途飞行前需要与航空公司进行全面在沟通, 在飞行途中需要安排特殊的救护,到达美国之后还需要急救车运送等等。

盛诺一家的一位女性患者,从2004年发现左眼眶肿瘤手术摘除起,到2015年病灶三次发生颅内转移。 国内的一些中介机构仅向她推荐质子治疗,但是没考虑质子治疗适应症有限,可能并不适合这位患者。 盛诺一家医学部医生全面了解患者的病历资料、发病经过、治疗过程后,联系既往的案例,最终建议患者选择一家可以综合使用手术, 放疗和药物治疗肿瘤的医院,而不仅仅是质子中心,让权威的专家根据患者的病情来再次确认病理,决定是否可以先手术, 是否需要术后辅助放疗减少复发机会等问题,这些专业的建议对患者选择国外适合的医院就医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在中国,有北京协和、上海华山、广东中山这样的三级甲等顶级医院,也有二级甲等、乙等的一般医院,还有一些个人的诊所。 同样,美国有5000家医院,医院之间也有差别,既有梅奥诊所、哈佛大学医学院教学附属麻省总医院、安德森癌症中心这类世界知名的医院, 也有一些三流、五流、甚至不入流的医院以及三五位医生组成的华人小诊所。

所以出国看病一定要选择大型权威医院,不仅是治疗效果有保障,并且美国权威医院收费标准非常规范,也非常合理, 相反一些小诊所、小医院对于外国患者往往收费非常随意,常常比顶级权威医院的收费还要高出很多。 因此,患者要去美国看病,一定要问中介机构,推荐的医院是不是美国医疗领域中占主导地位的医院,一定要选择美国权威的医院,权威的专家。。 千万不要受任何人的忽悠,去选美国一个社区医院,甚至于一个美国排名很靠后的小诊所、华人诊所以及根本不出名的华人医生。 据记者了解,这些诊所往往只有两三个医生,加上前台、护士一共也就六七个人。 除了听诊器,连B超都没有,更不用提CT、放疗、化疗设备等。到时候患者已 经交了钱,再后悔就完全来不及了,想把钱拿回来就只能打官司了。 曾经有一位周女士,因为子宫恶性肿瘤手术切除后复发伴盆腔粘连,国内担心膀胱瘘无法手术,只能化疗。患者选择了几个出国看病机构,一些机构推销的是一些不知名的小诊所,一些机构则机械地按照医院排名推荐。盛诺一家医学部人员分析了周女士的盆腔MRI影像资料,判断去国外仍有手术的可能。因此根据患者的病情,在美国的权威医院中重点推荐擅长妇科肿瘤外科的医院和专家。患者赴美后,最终手术非常成功,未留下任何并发症。

Tip 3:美国权威医院正式合作、认可的中介机构,才是对患者最重要的保证。如果有中介机构在这一点上撒谎,那是千万不可以信任的。

美国权威的医院基本上也是世界上极具影响力的医院,通常这些医院都有100多年的历史, 在记者了解到的情况,梅奥诊所有150多年历史,美国联盟医疗体系下属的哈佛大学医学院教学附属麻省总医院建院已经200多年, 美国纽约长老会医院始建于1771年,而美国权威儿童医院——哈佛大学医学院教学附属波士顿儿童医院也超过了140年, 这些医院都是非营利性医院,诞生了很多诺贝尔奖获得者。

对于这些医院,患者的需求以及医院的声誉至关重要,因而这些医院在选择合作机构的时候,非常的慎重,一般会从两个方面来考量:

1、理念是否一致。 这些世界权威医院一再强调的都是患者服务、患者满意,他们会考察这些机构是否和医院有着相同的价值观,是否把患者的利益放在核心位置。

2、机构是否有实力。 出国看病是一件非常专业、非常复杂的工作,医院会考察中介机构的人员素质和构成,是否能准确地将患者的中文病历信息按照医院的要求整理成病历摘要, 是否能准确地将患者的病历信息翻译成医学英语,是否能准确地将患者的影像资料传递给医院,以及患者到了当地以后的服务,能否顺畅地和医院保持沟通, 这些对于患者在美国看病的效果至关重要。对于因为语言不通,沟通不畅导致的风险也会大大降低。

只有当国外的医院认为中国的机构符合这些标准的时候,才有可能和中国的机构签订一个正式协议,给予中介机构转诊资质, 所以说找这类国外权威医院都认可的机构,对患者而言就是有力的保障。 所以如果一家机构和美国医院有正式的合作关系,就意味着这个机构的实力、专业性、服务品质和商业道德合乎这些医院的要求, 也意味着这个机构和国外的医院之间已经商定了适合中国患者转诊的流程和安排, 意味着机构从病历信息整理、摘要、翻译、到整个国外服务的品质得到国外医院的认同,也意味着这个机构的所有人员,包括从医学部到医学翻译接
受了这家医院的培训和认可。 比如说盛诺一家绝大多数的医生,获得了美国联盟医疗体系国际部(PHI)的认证,医院也把盛诺一家的服务作为医院整个患者整合服务体系的一部分, 这样才能有效保证患者的利益,避免出现一系列的问题。 所有中介机构都心知肚明与美国权威医院的正式合作能极大地保证患者的预约进行,同时对赢得患者的认同和信任至关重要, 但是在无法取得美国医院的认同时,部分中介机构就开始动采取不法手段,造假来欺骗患者。

患者在辨别一家机构是否和这些美国医院有正式合作时,要特别注意3点:

首先,看授权书。 如果一家机构和美国的医院有合作的话,双方一定会签署一个协议来规定双方的权利和义务,以及整个患者服务的要求和流程。 比如说盛诺一家,早在2011年盛诺一家就和美国联盟医疗体系国际部(PHI)签署了正式的合作协议, 同时是仅有的和梅奥诊所、波士顿儿童医院、美国纽约长老会医院同时签订了合作协议的机构。

如果一家中介机构无法提供和国外医院的合约、授权书,那么就不可信。

其次,直接确认。 直接的方法是打电话或者发电子邮件直接到国外目标医院的国际病人办公室,请这家医院帮助你推荐国内专业、可靠的合作中介机构, 或者请他们帮助你确认这家医院和你希望选择的机构是否有官方合作,一般医院都会非常乐意提供帮助。 第三点,看双方互动。 如果一家机构和美国医院有合作,那么患者可以关注一下双方是否有密切的往来,是否有联合的学术会议、新闻发布会、市场活动等等。

Tip 4:如果一家出国看病服务中介机构没有专业的医学人员,那么这家机构基本上就是在胡乱给你推荐医院。换句话说,他们不在乎你的病情,他们在乎的是挣你的钱。

出国看病的第一个重要步骤是整理患者的中文病历,并制作成病历摘要,这是所有工作的基础,需要一位非常熟悉国外医院、国外医疗体系的医生,了解患者的病情,并充分了解国外医院和医生的要求,才能够把患者的中文病历做成一个国外医院、国外医生认可的病历摘要。

同时,这位医学人员也需要在患者整个出国看病期间,给予不定时的医疗专业咨询,如医院、医生的选择,国内治疗的情况以及国外专家意见的解释等。

现在有很多机构,根本就没有专业的医生来给客户提供服务,病人的病历资料搜集整理都是由非医学背景的人在做,这完全不可能满足国外医院的要求,也完全不可能客观、真实、科学地将患者的病情向美国的医院报告。

这是一个大问题!患者在中国就医所有的医学记录,包括基础检查、病历分析、影像报告、治疗方案等,这些都是国外医生对患者进行诊断和治疗的最重要的依据。所以如果这个工作没有做好的话,很难想象患者在国外能够得到很好的治疗。并且很有可能造成误诊和误治,危及到患者的健康和生命安全。

所以建议患者到中介机构以后,一定要跟该机构医学背景的人员沟通,并且了解他们的资质,让他们出示学位证书、毕业证书等等,来判断这个机构有没有了解你的疾病的专业的医生。

记者在盛诺一家见到了拥有来自协和、复旦的医学博士,以及德国、日本等国的执业医师和留学生,覆盖肿瘤、外科、心血管、神经系统等多个专科。

盛诺一家的首席医务官王舜介绍,面对患者出国就医,中介机构的医学人员往往会起到很关键的作用。 他谈到,曾经有一位王女士,2009年患宫颈癌,当时进行了手术治疗,2011年又发现肺癌,并行手术切除,随后发现胸膜有转移灶。国内医生认为,转移灶是因为肺癌术后引起的,国内一些机构也不加分析,认为确实是肺癌胸膜转移。 盛诺一家医学部经过讨论认为,肺癌胸膜转移和宫颈癌胸膜转移的治疗方式完全不同,既然患者有宫颈癌的病史,就不能完全排除宫颈癌胸膜转移。因此,盛诺一家医学部为患者推荐了美国治疗肺癌和宫颈癌都非常权威的医院,并选择了最合适的医生。患者在美国经过胸膜活检,最终证实了是宫颈癌胸膜转移,经过对症放疗,癌症得到了控制。 患者在中介机构的时候,要现场问该机构是否有医生能面对面沟通,如果说中介机构不能马上提供,而是需要再次预约,通常说明这个机构是没有专业医生的。

Tip 5:对于病历的翻译直接影响到最终的医疗效果,但是很多中介机构会在这个关键点上打马虎眼, 如果你不希望你的病历是淘宝上价格最低的翻译公司出品,那么你一定要找一家有专业医学翻译的机构。

整理好病历,就需要有专业的翻译人员来把中文病历翻译成英文,在病历翻译的过程中, 任何一个重要信息的缺失、错误,都会误导国外的医院、国外医生对患者的诊断。如果病历翻译不靠谱,很难想象患者在国外能看好病。

病历的翻译也不同于医学文献的翻译,医学文献往往局限于某一特定领域,但病历往往涉及临床的方方面面, 从病因学到病理学,从影像到实验室检查,从药学到外科,事无巨细。所以病历翻译给翻译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既要作为“全科医生”理解病情的每个细节, 做到准确无误,又要懂得如果把中国医生习惯的表达转换为外国医生习惯的表述,同时还不能改变所指事物的本质。

据记者了解,有相当多的机构根本不具有专业的医学翻译的能力,通常这些机构都是把患者的医学病历通过互联网找到第三方来进行翻译。 记者在淘宝上找到最便宜的翻译,只需要两百块钱。

记者查询到,专业的医学翻译人才多是来自国内各大医学院校,其中北京大学医学部无疑是该专业的绝对领袖。

区别于其他院校的四年制,该校的医学英语专业是五年制,学生不仅学习了全套英语专业课程,同时还学习了全套医学基础课程, 并且这里的学生还有机会进行为期6个月的临床住院培训。因此毫无疑问,医学翻译的从业人员必须经过系统的医学英语培训, 尤其是必须有着扎实的医学基本知识和系统的学习。

医学英语专业是一个非常年轻的专业,每年全国毕业的人才也仅有300人左右。面对医学翻译的大量需求,科班出身的医学翻译数量不够, 就出现了两类替代的人员:一是英语较好的医生,另一类是普通英语专业的毕业生。 前者的优势是医学强,但英语不够扎实,缺乏医学英语的学习,造成的结果就是茶壶里煮饺子,心里明白却说不出来。一些常常参加国际交流的临床医生, 他们有着较强的医学英语能力,但往往不会从事医学翻译这项工作。 后者更不必说,没有医学基础的知识,半路出家搞医学翻译往往造成张冠李戴,驴头马嘴式的错误,很多普通英语翻译唯恐避医学不及,就算翻译也是硬着头皮翻。
记者曾见过一个例子。有个患者拿着自己找人翻译的病历去国外医院看病,国外的病理医生看到英文报告后一头雾水, 拿着报告去问来自中国的医生,这个医生看到后哭笑不得,只见翻译的英文报告上病理诊断写着“spray door cancer”, “喷”“门”“癌”。 中国医生连忙解释,这是翻译错误,应该是贲门癌,gastric cardiac cancer。这就是非医学生犯的典型错误。 还有一个先心病患儿,给记者提供了一份某中介机构翻译的病历。记者找专业医学翻译逐字逐句对着中文原件校对后发现,短短三份检查报告, 一共检查出七处错误。有一处直接把“左”翻译成了“right”,这会直接影像医生的判断。另外有一处疾病名称“右室心肌窦系开放”, 中文读起来都很拗口,翻译件上写着“right ventricle open myocardial sinus”。 其实正确的翻译应该为“right ventricular persisting myocardial sinusoids”。 非专业的翻译在面对一些常见的医学用语已经无法准备完成,更何况去翻译比如: 胆囊结石(cholecystolithiasis)、红细胞大小不一(anisocytosis)、脱皮(desquamation)、毛刺状(spiculated)、 顶尖波(vertex sharp-waves)、
绒癌(choriocarcinoma)、胸锁乳突肌(sternocleidomastoid)这类非常专业的词汇?
据记者了解,有的国外医院也会提供病历翻译,但是他们也是外包给翻译公司来进行,这些翻译公司翻译的病历, 也不能完全达到医院的要求,反而是国内的盛诺一家的病历翻译,能达到“免检”的标准。
所以拥有一个专业的医学翻译部门和医学团队互相配合来完成一个患者的病历翻译,对于中介机构来说,应该是保证工作能高质量完成的必需配置。 同时,医学翻译还需要具有陪同能力,比如对于心脏病病人,因为病情十分危险,在飞行途中和到了美国以后, 随时可能会出现危及生命的状况,那么此时保证患者能非常及时地无缝和医院进行沟通,显得至关重要。所以盛诺一家对于这样危重的病人, 通常会派出拥有美国护理执照的专业人士,进行全程陪同。 所以记者建议,患者去中介机构的时候带着中文病历,现场要求这个机构人把它的一些部分翻译成医学英文, 可以直观地了解这家机构是否有医学翻译能力。如果这个机构不能现场找到人给你翻译的话,就说明了这个机构的医学翻译是外包的。

Tip 6:作为一名普通患者,大多数的人都无法说出中国哪家医院哪位医生擅长治疗什么疾病, 在北京?在上海?还是在广州?抑或是最近有什么新的药物?可能需要通过长时间的网络检索、搜集资料才能够掌握。 对于美国前沿的医疗资讯,一般人就更不太可能掌握,所以这样的一个专业团队,你,值得拥有!

美国有5000多家医院,有上百万医生,每个医院有什么优势和特色?专家们擅长于治疗哪种疾病? 对于任何一位患者而言,只能够选择一家医院的一位主诊医生,而通常想出国看病的患者都是一些重病和疑难病症, 这样就必须要求中介机构有一个专业的团队,在如此众多的医院、医生中找到对患者的疾病具有丰富经验和较高地位的医院和医生。

记者从专门负责医疗信息搜集、分析、处理、整合的盛诺一家研发部了解到,对于每一个患者、每一种疾病,他们都要做大量的工作。

首先,很多患者所患的可能不止一种疾病,因此在选择医院的时候,就必须从患者角度多方面考虑。 比方说盛诺一家曾有一名丙肝合并红斑狼疮的患者,有些治疗丙肝的药物不能用于红斑狼疮, 有些红斑狼疮的药物也无法用于丙肝,因此选择医院的时候不能仅仅看排名,要多方考虑, 最终盛诺一家为患者选择了既在丙肝方面很权威,又参与研究红斑狼疮前沿药物的美国一家权威综合性医院,取得了非常好的治疗效果。

其次,在选择医生的时候,不能仅看头衔和职称,最重要的是筛选出最擅长患者所患疾病的医生。 盛诺一家不久前接待了一位皮肤T细胞淋巴瘤患者,因为淋巴瘤是一大类疾病,包括很多亚类。 从而淋巴瘤专科医生的专业方向也分得很细,有些擅长霍奇金淋巴瘤、有些擅长弥漫大B细胞非霍奇金淋巴瘤。 凭着多年经验,盛诺一家并没有推荐在行业内极富影响的医院淋巴瘤中心的主任,而是推荐了另一位非常擅长皮肤T细胞淋巴瘤的医生。

另外,很多找到盛诺一家的患者在国内治疗效果不好,因此除了提供美国前沿药物信息之外,必要时还需要给患者筛选出可能适合他的临床试验。

盛诺一家曾遇到一位17岁恶性颗粒细胞瘤患者,几乎看遍了国内和加拿大所有权威医院, 他的父母非常无助,抱着最后一线希望找到盛诺一家。最终盛诺一家帮助他查询到Pazopanib治疗恶性颗粒细胞瘤疗效非常显著, 且美国有Pazopanib治疗恶性颗粒细胞瘤的临床试验。在盛诺一家的帮助下,这名患者顺利的在儿科教授Najat C. Daw.的帮助下, 参加了Pazopanib联合Crizotinib治疗晚期癌症的临床试验,疗效非常好,已经回到学校继续上学。

此外,为了给患者的疾病治疗提供重要参考,盛诺一家研发部在30天内为患者编撰了10万字的《胰腺癌治疗现状分析报告》。 该书囊括了全球范围内对胰腺癌的研究进展、一线治疗方案,以及目前正在招募患者的500多项临床试验, 然后抽丝剥茧般地为患者筛选出可行的治疗方案,以及适合参加的临床试验。 并提供了分别来自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教学附属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日本癌研有明医院权威专家的会诊意见。

所以,拥有这样一个具有强大、完备医学信息的部门,是中介机构能为患者找到对的医院、对的医生的进一步保障。 患者去到中介机构,一定要问一问是否有这样的团队,并要求见面沟通一下病情,看看是否真的有这样的能力。

Tip 7:一个与国外权威医院有良好关系及密切合作的预约部门,能让患者的预约事半功倍。 有的中介机构以患者个人名义申请预约,可能需要三、四个月,但是熟门熟路的中介机构,能让预约时间缩短到一两周或一个月左右。

记者了解到,国外医院完全实行预约制,没有挂号这么一说,所以需要熟悉国外预约流程,能进入国外医院预约系统的签约合作机构, 来把患者的资料上传到医院的预约系统进行预约。

这一点上,对流程的了解非常重要,不同的预约渠道效果也是不同。以远程会诊为例,如果没有和国外权威医院合作, 基本上是没有可能快速、成功预约到会诊。与医院有合作的中介机构,医院会开放一个内部的入口, 中介机构能把病历信息直接上传到医院内部系统,从而成功的预约。

影像资料的准备也需要预约人员的工作,在国外,医生大部分都是直接看数字影像资料,基本上不看胶片影像, 所以需要有专业的设备将国内主要使用的胶片影像转化为数字影像,按照医院的要求裁剪打包上传。

资料准备好以后,还需要填写复杂的预约表,例如MD.安德森的预约表,足足有30多页, 基本上包括了患者的基本信息、既往病史,都需要预约人员仔细的用英文填写。

填写完预约表,预约人员需要把所有的资料打包,

按照不同医院的要求进行加密的传输,不同的医院都有自己的加密方式,为的是保证患者的信息不会泄露。 一般与国外权威医院有良好关系及密切合作的预约部门,能让患者的预约事半功倍。有的中介机构因为和国外医院没有正式合作关系, 只能够以患者朋友等名义申请预约、有完全不了解预约流程和预约需要提交的材料,通常需要三、四个月甚至更长时间才能见到医生, 但是熟门熟路的正规中介机构,能在一个月左右就预约好需要的国外专家,如果是非常紧急的情况,甚至还能将预约时间缩短到两周内。

记者从盛诺一家了解到,他们最快的记录是在3天之内帮助患者预约到医生。患者是位不到两岁的小女孩, 不幸患上了恶性眼部肿瘤——视网膜母细胞瘤,病情已经到了D期(该病分为A、B、C、D、E五期,A期为最轻,E期为最重), 一侧眼睛已经基本上看不见,且疾病还在迅速发展。

盛诺一家了解到情况和,集合多部门密切协作和配合, 经验丰富的医学团队、R&D团队、精准医学翻译团队、用心周全的签证材料准备、面对问题的快速分析、解决和协作能力、 与国外医院的无障碍沟通、无缝对接的高效服务团队以及患者家属的密切配合,在72小时内为患者预约到了顶级医院的专科医生。 目前小女孩的病情已经大为好转,肿瘤缩小了90%。

Tip 8:如果中介机构在国外医院所在地没有自己的服务团队,那么不仅患者的就医环节得不到质量保证,很有可能到了国外,就再也联系不上中介机构,被骗了也没有办法。

患者到了美国以后,因为语言不通,文化不同,在美国就医会有非常大的障碍和困难。有的时候因为语言不通甚至会造成患者不必要的伤害,甚至是死亡。

记者了解到,考虑到这些患者需要在美停留少则一两周,多则几个月或半年甚至更长,需要长时间留在美国治疗的患者,他们不仅要在美国就医,也要在美国生活,盛诺一家一直以来为患者提供海外陪同等全程服务。

盛诺一家在2014年服务了一位患者,在美国接受完初步检查,已经准备第二天接受新的治疗方案,当天血压骤升,头晕目眩。

此时已经是美国当地时间夜里11点多,盛诺一家美国的客服刘小姐已经结束陪同,回家休息,陪在患者身边的只有一起去美国,同样不通英文的表妹。只能电话求助于美国的客服。

2分钟后,刘小姐安排好急救,美国911救护车已经出发。

8分钟后,911救护车接上患者,送到了最近的医院急诊室,刘小姐此时已经赶到了医院,随行的还有刘小姐的丈夫。

6个小时以后,张女士的血压回复正常,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盛诺一家为了能更好的为患者服务,在波士顿、休斯顿、罗彻斯特、纽约、巴尔的摩、克利夫兰、伦敦、柏林、东京等地都设立了办公室,请了专业人员来为患者提供海外的陪同服务。

2014年底,为了让患者在美期间就医更方便,生活更舒适,最大限度地免去他们的后顾之忧,盛诺一家驻休斯顿办公室在MD. 安德森癌症中心附近建立了“盛诺之家赫尔曼公寓”。

盛诺之家赫尔曼公寓是意大利风格大型豪华公寓,在休斯顿著名的赫尔曼公园一隅,紧邻高尔夫球场和休斯顿博物馆区。公寓周遭生活设施齐备,到市中心只有12分钟的车程,到MD安德森癌症中心只有6分钟车程。

盛诺之家不仅靠近医院,距全美大型的连锁药店之一的Walgreen(24小时药店便利店)只有一步之遥,药房几乎就在“家门口”,患者或家属步行都可以去买药,十分方便。同时,Walgreen不仅是药店,也是便利店,除蔬菜之外的基本生活用品都可以在Walgreen买到。

盛诺之家除了提供全套家具,电器,厨具等基本生活用品,还提供基本的生活消耗品,每周一盛诺一家的工作人员会带住户到美国超市购物,每周四则是到到中国城采购。公寓还配有班车,每天工作时间在各个医院及Kroger超市停靠。

同时,为方便患者及其家属与国内亲人朋友的沟通交流,盛诺之家房间内电话都可以免费直拨国内,每台电话还有国内的接入号,国内亲人可以免费拨打客户所在公寓的电话,进行通话。

Tip 9:千万不要将医疗费用给中介机构,一定要直接支付给医院。购药一定要去美国大型的连锁药店——CVS和Walgreen,不要贪图便宜去华人药房、华人诊所。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出国看病的后勤保障是一个大问题,这就涉及到医疗费用的问题,很多中介机构挖空心思想出各种骗人的招数,也都是为了骗患者的钱。

所以,患者一定要问这个机构是怎么收费的。如果一个机构说把医疗费、吃住的费用、机构服务费用打包收费,那么患者一定要小心,这几乎就是一家骗子机构。

去美国治疗,对于患者来说,最安全、最保险的方式,也是直接将医疗费用付给医院,而不要将医疗费用付给任何的其他机构。

盛诺一家想记者介绍说,盛诺一家一直在行业内坚持实行并推广100%透明的收费政策。盛诺一家为患者提供全方位的服务,包括但不限于:咨询;病历信息的收集、

整理、翻译;医院及医生的选择、预约;签证方面的咨询和服务;美国当地的接机、每次前往医院内的接送;在美国医院后续的预约;生活陪同等等,直到将患者结束治疗,送上回国的航班为止。

盛诺一家向患者收取上述服务项目的费用,费用的多少完全取决于患者的需要盛诺一家提供多少服务。

其他的费用,都是透明的,患者的来回机票、国外的住宿及生活费都是由患者自行决定和支付的,不经过盛诺一家,与医院发生的医疗费用也都由患者直接支付给医院,盛诺一家并不从中获得收益。

还有一点,美国医院里是没有药房的,药品大都是去药房购买。虽然现在海外代购很流行,但是处方药是不能代购的,所有的处方药都必须要由医生开具处方购买,而医生只有见到患者,确认患者需要某种药物,才会给开具。所有自称可以帮忙代购处方药的人或者机构,药品来源都非正规,可能存在假药、过期药的风险。

目前美国两大药店连锁集团分别是CVS和Walgreen,这是美国最有声誉的两家药店,它们对药品的运输、储存、分装都有非常严格的操作规范,品质有保证,门店也遍布美国任何一个城市,购买非常方便。

现在有些机构在美国为了赚患者的药费,会推荐一些华人药房、华人诊所,很有可能他们把过期的药物重新包装销售,或者从印度等地方进口仿制药,然后当作原研药、品牌药销售,牟取暴利。

所以患者在药品购买一定要选择美国的大药房来购买,不要因为价格的便宜,上当受骗。

Tip 10:出国看病对患者和家属来说是一件怎么重视都不过分的事情,这绝对不能是一个冲动的患者或家属做出的一个冲动的决定。为此,就需要有一些特殊的保障。

出国看病是一个新兴的事物,整个行业也在摸索怎么才能不断地为患者提供有价值、人性化的服务。但总而言之,所有的服务提供者应该遵循一些基本的原则,比如:诚实地告诉患者出国看病的利与弊,告诉患者到国外就医可能有的风险,告诉患者国外也没有灵丹妙药,告诉患者国外的医疗费用远远高于国内,不要做不切实际的承诺,不要去误导患者等等。

如果一家机构不遵守这些操守的话,会毁坏整个行业的声誉,所以记者强烈建议,任何一个机构,要遵循这些原则,实话实说,充分的风险告知,不要做过度的承诺,踏踏实实、非常专业地去做这件事,真正的把患者的利益放在第一,这个行业才能健康的发展。

记者从盛诺一家了解到,为此,他们早已开始与每一个患者签署风险告知书,在这封风险告知书里,他们会将患者可能遇到的风险,包括路途中的风险、在美国的风险等都用文字形式非常详尽的告诉患者。

而且更重要的是,出国看病绝对不能是一个冲动的患者或者家属做出的一个冲动的决定。所以盛诺一家给每一位患者48小时冷静期,即患者跟盛诺一家签署了协议、交了费用,如果在48小时之内,患者后悔的话,他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也不需要告知任何原因,一个电话,盛诺一家就会把所有的费用都退给患者。

盛诺一家希望通过设立冷静期,让患者有更加充分的时间来考虑,同时也希望为出国看病市场创造一个纯净、透明、温馨的服务环境。